FFF团毕业了——

2020年12月25日,天气晴朗,但略带寒风。
此时,在某个聚集地,一群身穿黑色奇异长袍,手中持有着各式各样的奇异道具的人正安静的坐着,他们沉默不语,只是注视着眼前的那道身影。

而那人是被称为FFF团团长的存在,他的名字叫秘仪,他是在10年前加入的,那时候他只是个初级团员,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【圣战】后才被认可为团长,但如今的FFF团已经是风中残烛,不复当年的荣光,仅存的人员早已对所谓的圣战感到了厌倦。

“真的要离开了吗?”秘仪注视着离他最近的一个人,那是一个男人,年纪大概30岁了,面色蜡黄,头发乱糟糟的。

闻言,那个男人,抿了抿嘴唇,有些扭捏着说道:“对不起,团长,我已经……”

“好了,我明白了”秘仪打断了对方的说话,他缓缓说道:“是因为岁数到了,家里人安排你相亲了吧?”

“嗯……”那个男人低着头,不敢直视秘仪,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:“那,那个姑娘挺好的,我不想……放弃了!”

“好吧”秘仪点了点头,他环视了下周围,那些人纷纷低下了头,仿佛以前上学时被老师提问的模样。

秘仪无奈,接着道:“还有人要说话的吗?有的话就尽情的说出来吧。”

话音一落,那原本安静的人群就熙熙攘攘了,纷纷开口说道。

“对不起,团长,我找到女朋友了!”

“团长……我……我……遇到了真爱……”

“团长,我年纪大了,不想再战斗了”

“不好意思了,团长,我父母年纪大了,我得满足他们的心愿……”

诸如此类的话不断出现,虽然每个人的理由都不同,但终归是一样的,那就是不想再战斗了,想回归现实,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可耻的,但如此的异口同声,没人提出异议,争分夺秒的回答,还是让秘仪感到心痛,他低着头,沉默不语。

接着他挥了挥手,众人便安静了下来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时间滴答滴答的流淌,一阵阵凉风也突兀的卷入,给众人带来了一丝凉意,但没人开口说话,如此经过了十几分钟,秘仪才抬起头,缓缓说道:“是的呢,都到了这种岁数的时候了呢,也是时候该离去了呢。”

“团长……”

“团长……我……”

“哈哈,我理解的啊。”秘仪开口打断了众人,自言自语:“啊,是啊,我理解的啊。”

“所谓的FFF团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,对吧?”

“毕竟只是妄想与捣乱而已,没有人真的会去烧死所谓情侣的吧?”

“是啊,我明白的啊!”

“很多人把我们视为异类,将我们当成傻子,抵触我们,远离我们,甚至拒绝我们。”

“但,这就是我们啊!”

“狂气,恐怖,欢声,呐喊;哭泣,悲痛,愉悦,暴力。”

“这正是我们曾经发散的情感啊,不是吗?”

“啊啊啊,我到底在说什么啊,哈。”秘仪摇了摇头,自嘲的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所以,我们一直都坚持过来了对吧?”

“哪怕其他人对我们完全不理解,把我们当成神经病,把我们当成酸民,这又怎么样……FFF团的众人都收获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,能够短暂的忘记自己是【失败者】这一身份,哪怕别人是疑惑的,是嗤之以鼻的,但都不要紧,只要自己快乐就好了吧,对吧?”

“毕竟我们只是【失败者】,是难以被人理解的家伙,是不想出门的家伙,是被称为【宅男】的家伙,说到底只是一群【失败者】相互慰藉而已。”

“所以,当我们聚集到一起,能够相互理解,相互交流,相互分享的时候,真的很开心的吧,就和现实那帮现充一样的吧?说到底我们都是一类人吧?都是想要被爱的人吧?”

“所以,当听到你们退团的时候,我既伤感也开心呢。”

“看见你们有了新的归属,能够回归现实,我作为团长也很开心的呢。”

“哈哈,所以是的呢,是时候了呢,毕竟,没有人永远幼稚下去的呢……”秘仪站了起来,环视着低下头的团员们决然道:“那么,你们的退团申请我同意了!希望你们在新的生活中能够绽放光芒!能够收获快乐!”

“团长!”团员们异口同声的发出呼喊。

秘仪摆了摆手:“别悲伤,我说那些只是牢骚而已,哈哈,我衷心祝福你们!所以都走吧!”

团员们闻言后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但又没有说什么,只是注视着眼前的男人,这一刻大家都是明悟的,没有人说借口,没有人挽留,也没有人撤回申请。

只是默默地把团长的样子记在了心里,有的则将手摆在了心脏的位置,有的则是鞠了个躬以表敬意。

很快房间内便只有秘仪一个人了。

“这么安静,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呢。”秘仪瘫坐在椅子上,在心中呢喃着。

他在这一刻,五味杂陈,十年了,从懵懂无知的少年到如今的年轻人,很快自己也将步入中年,这样的行为究竟还能持续多久呢?秘仪不敢想象,因为他有一天也会【毕业】的吧?

“以前啊,真是快乐呢。”他呢喃着,思绪穿越回了过去。

“烧死他们!!!”

“都是异端!给爷死!!”

“啊啊啊啊啊!不要啊,请放过我们吧!”

“哈哈哈,我们是FFF团,是焚烧一切情侣的存在!”

“诸君!我们的作战很成功!”

“不要跑啊,兄弟们给我围着他!”

“啊,这部动画不错啊,很有品味嘛!”

“呵呵,你在说你妈呢?”

“游戏玩不玩?”

“上上上!真他妈坑!”
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
“是的呢,没有人永远幼稚下去的呢”

秘仪呢喃着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微笑着站了起来,眼中的目光愈发的明亮:“那么,就让我再多坚持一会儿吧!”

“哪怕最终成为历史的尘埃,以后也无人铭记。”

“但这又怎么样呢?我们本就是尘土,所以就让我再疯狂一把吧!”

“对吧?大家?”

说着,他便将地上的道具捡了起来,顺势将漆黑的长袍套在了身上,并且将帽子盖了下去,毅然地走出了房门。

完。

- THE END -
打赏 0 分享
OωO
评论 ( 1 )
  1. 摸鱼时间不短,说实话,我评论你是我的本职工作,哈哈

    5月31日回复
感谢打赏
shiki
一个用于分享RM相关内容的站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