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有限的记忆碎片里面,我还是有童年回忆的。
在过去的十多年前,我还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少年,
过着与大部分人相似的日子。

比如抓蚱蜢,记忆里有的东西,那时候的蚱蜢还很大很黄,
在田地里抬头一看,颇有蝗虫入境的感觉,
一大片在天空中飞舞,如同轰炸机一样,黑压压的,让人恐惧。

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,小时候的我们总是见到就抓,而且颇为残忍的
将他们进行一系列的处理,包括不限于分尸、烧烤、碾压、投河等等行为。
值得奇怪的是,我们没觉得恶心可怕,甚至会觉得很开心。

除了玩蚱蜢,我们还会去偷人东西。
比如和小伙伴们一起在田野奔袭,下一个瞬间就想到了焗窑,
而要做这事则需要偷吃的,随随便便在田地里搜索目标,
随手一摘一挖一跑,人间美味就到手了。
紧接着就会分工合作,让一些人去找一些不潮湿的泥土块放在地上,
然后垒起来,做成一个个凸起的小碉堡。
下面有一个门框,里面放入木块或易燃的稻草。
等完全烧完烧热泥土块之后把里面的烟灰挖出来。
把偷来的红薯、鸡蛋之类的东西放进去,然后敲碎堡垒。
等一会儿就能吃了。
顺便一提那种感觉真是极好的,果然偷人家的东西是最好吃的。

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?在印象里面,记得最深的只有吃西瓜了。
完全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西瓜,也许还是偷的吧。
只记得和小伙伴们把西瓜放在家里的小巷子里面,
还是扔进去的,满地都是,一大片,
回去一看互相对视,欢快的吃了起来。
然后互相打闹,乱扔西瓜,满地红,
让衣服全部沾染西瓜的汁水,然后各自傻笑。

也许还有许多,但我记得的就只有这些,
毕竟呆的时间还是太短暂了,记得小学只在老家念过2年,
然后就被家长接到了城市里面念到了初中,
所以童年的农村记忆也许就这么多吧。

preView